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报价 > 贫困县小学将喝剩牛奶倒水沟引争议 该如何反思?

贫困县小学将喝剩牛奶倒水沟引争议 该如何反思?

时间:2019-07-10 09:21:4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749次

而即便是“牛奶+面包”的供餐模式,在现实操作中也是状况不断。其中比较集中的问题就在于,“招标”的不透明,某些地方并不是进行全市场的择优采购,而是优先选择本地厂家作为供货商,由此导致的结果是,大量不知名的小品牌、杂牌子充斥供应链,甚至还衍生了以“乳饮料”充当“纯牛奶”的乱象。在邵阳发生的这起最新案例中,被倒掉的实际是所谓“草莓味学生牛奶”,而其生产者就是隆回县本地的一家乳企……这一切,都令人浮想联翩。

最近一两年,关于营养餐供餐模式的反思,实则从未停止。借着个案的催化,一些地方已经先行先试,推动“冷餐向热餐”的转变。而贫困县学生倒掉免费奶这样的极端个案再次表明,营养餐“冷餐升级热餐”刻不容缓,有条件要干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干。如果说,那些被倒掉的牛奶是大庭广众下的浪费,那么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多少营养餐被“辜负”?这绝不是孩子们的错,而是我们并没有真正从他们的立场出发,来将心比心地做好营养餐这份事业。

贫困县的背景设定,让这一幕“弃倒牛奶”的诡谲场景,显得更加触目惊心。一群小学生,在水沟边集体倒掉牛奶,这或许很难归咎于孩童的懵懂无知,而更应该视作学校管理失误、引导不当的恶果。的确,从校方寥寥数语的回应中,我们已能察觉到蛛丝马迹。诸如“天冷喝不完”“牛奶不能带回家”之类的说辞,尽管解释了“为何牛奶会被倒掉”,却也在同时留下了更多的疑问。孩子是无辜的,当他们倒掉牛奶的那一刻,或许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无论校方如何辩解,学生们被“逼着”集体将牛奶倒进水沟,都是极不正常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此事并非孤例,其他一些学校尽管不曾被曝出“学生倒掉牛奶”,但所谓“营养餐”被丢弃、被糟蹋的案例却不在少数。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许多学校的营养餐都是单一的“牛奶+面包”模式,而很少有热菜热饭提供。日复一日,学生们当然很容易吃腻,尤其在冬天,冷牛奶、冷面包更是难以下咽。

去年底,《南方周末》调查全国环评师挂靠现象,发现有人名为环评公司环评师,实际身份是国家机关公职人员或企事业单位人员,这种挂靠现象已被环保部多次明令禁止。《南方周末》对全国数量居前的9省份共5349名环评师逐一核对,发现供职在环境相关政府部门或事业单位中的重名者,高达16%。这种并不在环评机构上班的环评师被称之为“影子环评师”。

其实细想开去,涉事学校所给出的几条理由,完全就是不成立的。既然知道“天冷喝不完”,为何不想办法给牛奶加热?此外,为何一定要强迫学生不把牛奶带回家?更合理的做法,显然是学校充分告知学生和家长有关牛奶保存、食用的注意事项,并允许他们在“喝不完”的前提下灵活处理。这样,既能做到物尽其用避免浪费,还能真正体现家校联动,从而最大程度维护孩子们的利益。

2013年,侯胜亮来到新疆军区某边防连,那是寒冷缺氧,气候恶劣的“生命禁区”。年过半百的他,与大家一起爬雪山、蹚冰河,斗风雪、战严寒。

《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正式出版一周时间,征订发行已达100万册。几天来,北京图书大厦和王府井新华书店正门入口,堆码摆放的《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吸引着读者蜂拥驻足,争相购买;在2017上海书展暨“书香中国”上海周上,这部书刚一亮相即被抢购一空,大上海出现脱销现象;一些高校和基层部队以这部书为生动教材,做到师生、党员人手一册,深入推进“青年学子学青年习近平”集中教育;不少省委专门发出通知,要求各级党组织把这部书覆盖到每一个基层党支部,作为在党员干部中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的必备教材。据了解,承担这部书印制任务的工厂夜以继日、开足马力赶印,中央党校出版社集中全社所有人力分赴各印刷厂和物流中心以最快的速度装运发送,仍远远满足不了不断增加的订购需求和广大读者希望第一时间读到这部书的强烈愿望。

要坚持底线思维,保持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态度,尽可能把各种可能的情况想全想透,把各项措施制定得周详完善,确保安全、顺畅、可靠、稳固。

去年底,黑龙江哈尔滨市依兰县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意外暴露出“五常大米”造假迷局的冰山一角。

公立医院同供应商之间关于“回款拖欠”的默契,在经济增速整体放缓的2018年,给没有太多话语权的合作企业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近日,一段“贫困县学生把牛奶倒水沟”的视频在网上热传。据悉,事情发生在湖南邵阳隆回县一小学,校方表示,被倒掉的奶是政府免费发的营养餐,天气冷学生喝不完;学校规定牛奶不能带回家中,学生担心时间长了牛奶会变质、过期,所以才将牛奶倒掉(12月18日澎湃新闻)。

56听书网